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2

    诱导发情 作者:世间怀花客

    分卷阅读12

    诱导发情 作者:世间怀花客

    分卷阅读12

    的是,我王八蛋,都是我的错,我不该瞒着你……”

    牧山川在他耳边好声好气地哄着,怀里的人紧绷的身体逐渐被抚软了,像只被撸舒服了的猫一样松下来。

    “牧山川……”

    “嗯?”牧山川抬起头来看着他。

    江予年的脸微微发红,指尖颤抖,竟显得有些无力,按着他的肩膀想把他推开。

    “你……离我……远一点……”

    牧山川愣了一下,忽然反应过来。

    来得太急,他竟然忘了!

    江予年伸手捂住自己的鼻子,眼睛里蒙上一层水雾,脖子迅速地变成了粉红色,像是刚透红的小樱桃,酸中带着点甜。同时,牧山川也闻到了他身上信息素炸裂开的味道。

    变得烂熟的樱桃味。

    江予年发情了。

    牧山川顾不得其他,抄手把他抱起来往楼上跑。

    第19章

    牧山川把他抱进卧室,这个过程中江予年没十次也有八次地想把牧山川踹走,但发情热上来,他的四肢简直可以说是软绵绵的,根本使不上劲儿。

    “你滚开……”江予年拍着牧山川的脸,力度跟轻抚没什么差别。

    牧山川扣着他的手压上来,不由分说地说:“我滚开你怎么办?被烧死吗?”

    江予年眼里满是水光,毫无威胁力地控诉道:“你这是强奸……”

    “我强奸?”牧山川被气笑了,挑起一边眉毛,“你自己说说,你喜不喜欢我?想不想我?”

    “你骗我!”江予年忽然喊,“你就是个骗子……流氓、神经病!”

    牧山川眼睁睁地看着他撕扯喉咙喊出这句话,看着他的眼泪霎时盈满红通通的眼眶,顺着眼角滚落砸进被子里,像断线了、被融化了的珠子,在不知道的地方破碎沉寂。

    心似乎跟着碎了。

    牧山川现在无比后悔,骗人一时爽……

    “不骗你了,以后都不骗你了。”牧山川爱怜地轻吻他的嘴角,“你这么乖,怎么能骗你呢?”

    又把人抱着哄了好一会儿,牧山川把此生学过的情话都说了个遍,怀里的人才稍稍松了点口,他这头禽兽立刻就亲了上去,捏腰哈气咬耳朵,江予年骂人的话都在嘴边了,又被他吻成一声声呜咽呻吟。

    所有被牧山川碰过的地方都想着了火,在25度的空调房里几乎要把他烧晕。江予年迷迷蒙蒙地伸手扯牧山川的领带,抬起脑袋在他脖子上呼出一口热气,说:“我有点难受。”

    “叫我一声,乖。”牧山川亲了亲江予年的鼻尖,柔声哄道:“叫一声就让你舒服。”

    “牧山川……”

    “不对。”

    江予年讨好地蹭了他一下,仰起脸用牙齿轻啃牧山川的下巴,红着脸撒娇,隔了几分钟才软乎乎地妥协:“老公……”

    “在呢。”牧山川奖励般地亲了一口他的额头,一路舔下去,舔过耳朵,舔过脖子上的动脉,再舔着肩膀往前探。

    上次标记后留下的痂才刚消失,就又被添上新的。酒香溢出来的时候牧山川感觉到那块腺体都兴奋得颤抖,江予年更是爽得叫都叫不出声,双腿紧紧缓环着他的腰,无意识地磨蹭。

    牧山川不用看都知道他这副样子就是直接高潮了。身体敏感得像某种水生动物,一戳就缩,一抓就变得满手黏腻。

    牧山川替他脱掉衣服,抹开前面的精液,把自己的外套脱下垫在他屁股下面,不然一会儿发了河,床垫都会湿透。

    江予年喘着粗气半睁眼看着牧山川直起身在他腿间脱衣,解开领带、扣子,把微微汗湿的衬衫扔到地上,露出腹部、胸膛、手臂上精壮漂亮的肌肉。

    酒香铺面而来,几乎要叫人即刻醉倒。

    鬼使神差地,江予年微侧过身,伸出右手,轻轻地覆在了牧山川的小腹上,指尖微动,一股热量随五指传递过来,令他无端手软。

    牧山川按住他的手,往下摸,摸到了裤子里挺立的东西。

    “帮我解开。”像是一句命令,基因里的糟粕让江予年无法自制地选择臣服,张开腿把手伸向西装裤的扣子,解开、拉下拉链、扯掉内裤……

    牧山川的东西烫了他满手。

    “啊……”江予年小声惊呼,“好大……”

    紧接着屁股就被托起来轻抽了两巴掌,一点也不疼,打在软肉上只有色情的酥麻感。江予年握着牧山川的阴茎接受他俯身赏下的湿吻,把爪子全都收起来,认真地享受嘴里的舔舐和手掌的热度。

    牧山川在他手里撞了几下,吓得江予年松了手,呜呜呜地环上脖子。

    屁股那儿早湿成了洪灾泛滥的模样,轻轻一动就发出啵啵的水声,淫液顺着股缝流到牧山川的外套上,向四周蔓延,晕开大片水渍。

    今天的江予年好像格外不耐插,才用两根手指捣了几下,就被弄得眼泪直流,大腿根不停打颤,一副受不了的模样。

    牧山川抽出手指,换上更大的,揉开江予年的屁股抵上去,刚进去一个龟头,江予年就浑身痉挛,叫着他的名字高潮了。

    “今天怎么这么骚?”牧山川抚摸过江予年挺起的奶头,舔着喉结问,“有多想我?”

    说完,整根插进去。

    江予年哭叫着又被送上更高峰,浪潮迭起,将他淹没在欲海,前前后后都流水,小舌头吐在外面,被牧山川用手指夹住亵玩。

    “呜……啊……”

    牧山川边玩舌头边舔奶,下身更是肏得一点也不留情,江予年的三个敏感点都被仔细照料到,整个人都被玩成了一滩水,黏糊糊的那种。

    肉棒在甬道里欺负穴肉,顶到最里面,压着生殖腔口磨,水声就没停过,越来越多,越来越显得淫靡不堪。

    江予年快被肏得爽过头了,爸爸老公乱叫,奶孔被舔进去的时候一股电流窜过身体,后穴骤然缩紧,那一下的狠绞让牧山川根本克制不住,射在了里面。

    一股一股温热的精液浇在肉壁上,浇在还紧闭着的生殖腔口,把窄道填得满满的,甚至爆开了往外流。

    江予年脑袋一片空白,身体失去了其他触觉,只能感受到体内插着他的那根肉棒,还有肉棒喷射出来的热液。

    当时只想着一件事:他被牧山川内射了。

    第20章

    精液只有到达生殖腔后才会结合成受精卵,而生殖腔只在omega完全发情时才会开启,所以一般来说,牧山川就算射在里面,江予年也不会怀孕的。

    但是江同学作为一个22年间无第二性别、上学时生理课也没好好上的初级omega,对此几乎一无所知,并且坚信内射一定会怀孕。

    发情时对怀孕的渴望和本能的恐惧全部一起涌上了心头,他睁大了眼睛,瞳孔里黑漆漆的一片,泪水汇聚成湖,吧嗒一声,和

    分卷阅读12

    分卷阅读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