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0

    诱导发情 作者:世间怀花客

    分卷阅读10

    诱导发情 作者:世间怀花客

    分卷阅读10

    说:“被我肏的时候,还想别人?”

    “我没……啊!”

    他越说,牧山川肏得越狠,才几下就又把他肏到高潮,前面后面一起,体液乱七八糟地流到地上。

    “宝宝,”牧山川停下来吻他、叫他,“叫声老公好不好?”

    江予年咬着嘴唇偏过头,明显的拒绝。

    牧山川也不气,只按着他慢慢地磨,很快江予年就被磨得没了硬气,搂着牧山川的脖子顺从地叫:“老公……老公我肚子疼……”

    牧山川奸计得逞,又说:“老公亲一下就不疼了。”说完咬住江予年的唇,边亲边往狠里肏,江予年挣扎,他就锢得更紧,几十下冲撞后,拔出来射在了江予年的肚子上。

    江予年眼睛迷蒙,哭唧唧地,和被肏坏了一样。

    第16章

    第二波发情热结束时江予年就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只知道自己被抱去洗好澡放在床上。床似乎比平时还软,他窝在一个温暖的地方,那里的气息闻起来舒适安全,让他很快沉入深度睡眠。

    他做了一个梦,梦里黑漆漆的,只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在细细碎语,眼前忽然亮起一道光,他朝前走去,更多声音涌来,脚步声、枪击声、鸣笛声,最初的那个声音变得清晰起来,说了一句:“小心你身后。”

    江予年闻言回过头,黑暗的来路中间浮现出一串字母和数字的组合,重新排列、消去,只留下几个。

    ——msc123。

    .

    江予年是被一股久违的香味馋醒的。

    他从床上爬起来,眼睛都没睁开就循着味摸到厨房,扶着墙,在阳光刺激下缓缓地睁开眼。

    一道笔直挺拔的身影在厨房里逆光而立,早晨的阳光自带柔和效果,从窗户里透进来,洒在他身上,手臂微动时划开一线光晕,像神在搅动水波。

    江予年看痴了,呆呆地站在那,心脏在体内跳动,砰砰砰,声音沉重响亮。

    “醒啦?牧山川回过头来看他一眼,视线又落回锅里的煎蛋,“去洗脸刷牙准备吃饭吧,我出去给你买了甜粥和包子。”

    江予年愣愣地哦了一声,回身走向洗手间,全程懵圈地状态下洗漱完,挪回餐厅坐下来。

    牧山川把煎好的蛋盛进他面前的碗里,把撒了桂花糖的甜粥和一屉小笼包往他面前推放好,才坐到他对面,端过自己的那份。

    “傻了?”牧山川看着他笑,“吃吧,一会儿要凉了。”

    晨起的早餐服务太体贴温柔到位,江予年一时间都忘了追究这个衣冠禽兽昨天做得有多过分。他低下头舀起一口粥塞进嘴里,粥甜却不腻,顺着喉咙滑进胃里,整个肚子都暖起来。

    “昨天是我不好,”牧山川温温柔柔地说,又开始故意背锅,“我没想到这种情况抑制剂的效果会减弱那么多,标记的抵消作用也下降了。我不该请你出来吃饭的。”

    他说这话时像个彬彬有礼的绅士,对一切都淡淡地、优雅地承担,让人无法拒绝,又忍不住产生一点愧疚。

    “没有……不是你的错。”江予年嗫嚅道,“本来就没法控制的。”

    牧山川慢慢地收起笑容,看起来小心翼翼地问:“那……我以后还能……”

    江予年顿了顿,脑海中忽然浮现出梦境里的片断,还有刚刚映在眼眶里的牧山川的侧影,思绪交织争斗了两秒,他说:“我觉得我们以后还是不要离得太近吧。”

    牧山川保持着夹筷子的姿势,僵在原地。

    “牧先生,你昨天说想追我,就此而言,我……当然没什么权利阻止,但是,”江予年抬起头,“我有喜欢的人。对不起。”

    那样明亮的眼眸,光线在里面跃动,看过来时叫你无所遁形。牧山川躲闪开他的眼睛,了然地点点头,接着故作苦味地扯出一个不好看的笑容,问:“能冒昧问一下,那是一个怎样的人么?”

    江予年闻言微笑,说:“他很好的,虽然我们没有见过,但是真的很好。”

    于是牧山川懂了。

    他强忍住心底膨胀的情绪和几乎要暴露的笑容,说:“那我明白了。”

    .

    牧山川走后,江予年坐在沙发上,猛地想起昨晚的一些内容,慢半拍地呲着牙把牧山川骂了十几轮,骂完冷静下来,又抓住思绪,仔细回忆餐桌上涌现的梦境片断。但梦这种东西就像晨间的雾,早起刷个牙就能忘得七七八八,他实在想不大起来。

    墙上的挂钟指向八点,暑假里江予年难得起这么早,忽然有种想干点什么的冲动。

    脑内灵光一闪,他跑去旁边次卧改成的画室取来画具,搬了条凳子坐在客厅空地上,面对着阳光洒进的厨房。

    专业和习惯上对美的追求,让他无比想要留下一幅画面。

    画笔沾满浓稠颜料,落在帆布上,四周静谧,只有作画时的唰唰声。晨光将他笼罩,他的世界又被一小时前的晨光覆盖,缓缓地呈现出来。

    牧山川站在画里,光晕盖满身,身形只寥寥几笔,看不清面容,但如果叫认识他的人来看,一眼就会认出那是谁。

    因为有灵魂的碎片镶嵌在里面。

    江予年从早上画到中午,最后在右下角落了自己的名,想了想,又写了三个缩写字母。

    msc。

    他扔下笔,跑去洗手了。

    第17章

    之后大概一个星期还多,江予年没再见过牧山川。

    虽然偶尔还是会有几个关怀电话打过来,微信早中晚报时也还没变,但牧山川的态度明显放松了很多,不近但也不远,给人的感觉就是没有负担的舒服。

    这一星期里江予年又画了很多画,末了还跑去山里写生,但没一幅真正满意的,非要选一个,那就只能是那天早上画的牧山川的侧影。作为得意之作,他还放在卧室里了。

    从山里回来那天,江予年坐在车上打开手机,极为纠结地想着要不要再约一次穆。他工作忙过去了吗?没忙过去的话会不会很打扰?忙过去了的话如果他就不愿意和我玩呢?

    手指摁在键盘上落不下去字,一抬眼,聊天框上方正显示“对方正在输入……”。

    穆:“好久没玩了,今天打一把吗?”

    鱼:“好!什么时候?”

    穆:“还是晚上。你先到家吧。”

    鱼:“!”

    鱼:“你怎么知道我在外面?”

    穆:“你发朋友圈了,傻。”

    江予年愣愣地看着屏幕,差点忘了呼吸。

    这几乎是微信里面穆对他说过的最亲昵的话,江予年感觉整颗心都要被他撩走了。

    果然平时高冷的人一旦说点别的话就会显得特别撩吗?

    .

    回到家,江予年开开心心地收拾完东西,把画放在画室继续阴干,又蹦蹦跳跳地把

    分卷阅读10

    分卷阅读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