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5

    诱导发情 作者:世间怀花客

    分卷阅读5

    诱导发情 作者:世间怀花客

    分卷阅读5

    的。你这几天免疫力会比正常人低很多,淋雨难受的是你自己。”牧山川说着,叹了口气:“别让我担心了。”

    江予年这只拿着外套刚要递给他的手僵住了,慢慢地缩了回来。

    “去吧。”牧山川转过头来对他一笑,“再见。”

    “再见。”江予年喃喃地回,把外套遮在头上,打开车门,冲进了雨里。

    真的只有几步。他跑到廊下的时候,身上只有裤脚有些湿。

    他对着牧山川的车挥了挥手,转身打开一楼的密码门,跑上楼。

    回到家,江予年把牧山川的外套往沙发上一扔,整个人砸进了软扑扑的床里。

    他确实需要点时间思考一下人生。不过不是思考他和牧山川的事,而是思考顶着omega的身份,他该干什么。

    这个性别有太多太多限制,生理的、社会的——他注定做不了很多职业。

    所以说,去你妈的性别平等。

    他在床上一直躺到七点半,爬起来给自己泡了包方便面,咬着牙吃干净了,打开电脑赴他的约。

    对对对,他也不可能和牧山川在一起。

    江同学有喜欢的人。

    第8章

    接下来的几天,江予年和牧山川当然都没有见面,电话微信都没有联系,彼此是什么态度,其实已经非常明了。

    但江予年万万没想到,他会主动联系牧山川,还是以这么一种……羞耻的理由。

    起因都是因为那件被他扔在沙发上忘了的外套。

    他就是看见了想拿去干洗店洗掉,谁知道一闻上面残留的信息素居然直接发情了?

    牧山川的信息素到底多顽强,都四天了还没散?早知道洗都不给他洗!

    江予年软软地瘫在沙发前,把脸埋在牧山川的外套里,闻着什么淡淡的酒香,无法自制地硬了湿了。

    家里根本没有任何抑制剂和辅助工具,他目前的状态一出门估计就栽在大街上了,也不一定会那么好运被人救助。

    诱导发情是一步步深入的,他现在还是浅性发情阶段,体温正在慢慢升高,生殖道分泌黏液渴望入侵,流出来的水刚把裤子弄湿,那种噬痒感已经十分难熬。等会儿进入深度发情,估计会疯掉。

    在意识模糊之前,江予年还是万分纠结地拨通了牧山川的电话。

    .

    接到电话的时候,牧山川刚结束一个离婚案,收拾好东西准备下班,一看来电提醒,眉头几不可察地皱起来。

    “喂?”

    对面有好几秒钟没有声音,牧山川还以为通话静音了,刚想检查一下,_就听到一声闷哼。

    接着是很细很轻的水声。

    牧山川察觉到不对劲,问:“江予年?你怎么了?”

    “我……”江予年说话断断续续,有黏黏的哭腔,“哥……我发情了……呜……”

    .

    牧山川一路飙车开到了江予年家楼下,按他给的密码开了大门,又乘电梯到他门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按下门铃。

    alpha抑制剂来之前就打了,他只要把江予年的发情症状解决就好。

    按了三次门铃无人响应,牧山川叫了几遍江予年的名字,都想拆门了,才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

    门开了一条缝,牧山川立刻伸手扒开,随即闻到扑面而来的樱桃味,又甜又浓,比起之前多了成熟到荼靡的糜烂香味,赤裸裸地勾人。

    门被彻底打开,江予年扶着门框站在他面前,一张漂亮的脸满是红晕,覆了一层湿汗,看着他的眼神格外迷离。

    牧山川咽了一口唾沫。

    江予年还穿着他的外套。

    “哥……”江予年朝他伸出手,鼻音很重,像在腻着嗓子撒娇,“抱抱我……”

    牧山川把他整个人打横抱起,关上房门,抱进卧室,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接着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

    江予年舒服地呼了一口气,拉过被子蹭。

    牧山川俯下身检查他的后颈。暂时标记已经淡掉了,估计是他的外套上还残留信息素,让江予年一闻就发情了。

    江予年黏糊糊地贴着他,抱住他的脖子,热气全烘在他耳侧,叫人浑身发烫。

    “忍着点。”牧山川亲了江予年一口,拨开他颈后的发,对准腺体干脆利落地咬下去。

    尖牙刺破皮肤,血和信息素一起交融,精神上的无边快感简直令江予年灵魂震颤,张嘴无声地叫,直接攀上了高潮。

    牧山川松开他,直起身,把自己汗湿的刘海往上撩,吐出气放松下来。

    床上的江予年还在发颤,突然的高潮使生殖道内不堪刺激地涌出一大股热液,把床单打湿了大片。他还抓着牧山川的袖子,因为太用力把指关节都掐白了。

    “是我没考虑周到,让你闻到信息素发情。”牧山川捂着额头,把锅往自己身上背,“我带了除味剂,一会儿我走了你记得把整个屋子都喷一下。有空去医院开点抑制剂,那东西要实名制,不然我就替你买了。”

    他叨叨完,江予年仍躺在床上喘着气儿,脚趾蜷缩在一起,显然还没从高潮里回过神来。

    “还好么?”

    江予年呜了一声,颤抖着把手伸到自己屁股后面。

    一股黏液又冒出来,隔着裤子把手掌打湿。

    “好奇怪……我……”

    “怎么了?”牧山川靠近了问。

    “我还是有点热……后,后面……”江予年红着脸结巴半天,“痒。”

    牧山川皱起眉,问:“哪种痒?”

    他摸了摸江予年的额头,热度没有退下去。

    江予年看起来比刚刚清醒多了,但还是有点晕乎,发情时期的本能逼着他咬着嘴唇一个字一个字往外吐:“就……就那个……”

    他缓缓地打开腿,把湿透的地方露出来。

    “——你能进来吗?”

    第9章

    牧山川不知道现在自己脸上是什么表情,反正不会端庄到哪里去。

    江予年身上还是他的外套,朝着他双腿大张,浑身涨红湿透,颤颤巍巍地要他进来。

    还有清醒意识,浅性发情。

    暂时标记……效果减弱了?

    “哥……”江予年发情的时候软得一塌糊涂,声音也变得黏糊糊,透着委屈的劲儿,让人忍不住想抱着安慰。

    浅性发情一般出现在发情期前,可以通过抑制剂或性交解决。

    牧山川的脑子里飞速闪过这段话。

    “你进来……进来好不好?”江予年呜咽着哀求。发情热让他浑身不舒服,只想被眼前标记过他的alpha狠狠揉弄、侵占。

    抑制剂。

    性交。

    有些糜烂的樱桃味飘在他鼻端,因为标记而混合着酒香,调成了樱桃酒的味道。牧山川发狠地磨了一下自己的后槽牙。

    “你自找

    分卷阅读5

    分卷阅读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