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6

    川又分开他的腿进去,“给我生一打。”
    江予年呜了一声,大着肚子被肏得眼泪直流,瞳孔无法聚焦,只能看见牧山川的模糊的影。
    他们做了整整一晚,此刻晨间第一道光从窗帘缝隙漏进来,倾其所有洒在牧山川的背上,将他笼罩,那模样太过璀璨,竟让江予年一时间忘了呼吸。
    “好好看……”他低低呢喃。
    “你现在更好看。”神祗逆光而下,赏他一个绵长的吻,“肚子撑得这么大……被我肏得这么可怜……”
    啪,江予年一巴掌糊在他脸上。
    牧山川:“……”
    怀孕五个月的时候是冬天,还不太显肚子,江予年就孕假产假一起请了,窝在暖乎乎的屋子里指使牧山川干这干那,偶尔亲他解解馋。牧山川有苦不能言,干又不行,不干又忍不住,天天晚上等江予年睡着了,抱着他边亲耳朵边交代给五指姑娘。
    等七八个月孩子都成型安稳,医生说可以幅度小地做了,忍得头发都开始掉的牧山川终于吃了一回肉,虽然一切都顺着江予年的感觉来,他自己几乎没吃饱,但肯定比饿着强一百倍。
    江予年真的大着肚子躺在他身下挨肏了,还被肏得软乎乎哭唧唧的。这个认知让牧山川想想就兴奋得发抖。
    孩子在五月底出生,牧山川没肯让江予年自然生产,请了专家做的剖腹和产后修复,生完两个月就又嫩嫩的和没生一样。
    是个女孩。长得像江予年。眼睛又大又圆,醒的时候看着人滴溜溜地转,特别可爱,就是爱哭。
    从此牧山川从老婆奴变成了老婆女儿双担奴,有段时间忙里忙外忙得头晕,开庭的时候差点从包里掏出一片尿不湿,被大老板笑了半年。
    江予年回学校之后顺顺利利地毕了业,后来开了一家艺术馆,在业内也算有名气,经常会有先锋艺术家来开展览。他把自己的一幅画挂在了展馆尽头,四周什么也没有,只是白墙,所有展览不许占用。
    那幅画有个名字,叫光里的你。
    你在光里,冲破乌云,慢慢慢慢、走向我。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