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十章 大茂请客

    “何叔,你可真行。”许大茂对何大强有了佩服。
    虽然何大强进厂当采购员的时间还短,可工作能力却是一个强。
    就说今天,何大强又为厂里采购了不少物资。
    在这物资贫乏的年代,像何大强这样有本事的在哪都吃香。
    除了能力,何大强也会来事。
    厂里也快下班了,何大强把自行车还给了许大茂。
    和许大茂闲聊了一会,何大强也就提前下班了。
    “何叔,今天是我媳妇过生日,晚上去我家喝点。”许大茂笑着说。
    听到许大茂这邀请,何大强也是诧异。
    娄晓娥今天过生日?
    不过,既然许大茂请客,何大强也就给他个面子。
    毕竟许大茂今天还把自行车借给何大强用了。
    尽管许大茂和傻柱较着劲,但对何大强还算尊重。
    ……
    傍晚,后院许大茂家。
    娄晓娥买了只全聚德烤鸭,还去稻香村买了些卤煮。
    另外,许大茂家的厨房还有茄子和土豆等。
    等许大茂下班回来,也就下厨去做了两个菜。
    娄晓娥本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嫁给许大茂之后是有做饭,可厨艺让人不敢恭维。
    可以说,许大茂家至少一半家务活是娄晓娥不做的。
    除了邀请何大强,许大茂还请了二大爷刘海中,以及三大爷阎埠贵。
    至于一大爷易中海,还有聋老太,许大茂都没请。
    然而,娄晓娥却扶着聋老太来。
    当看到娄晓娥把聋老太请来,许大茂脸色就不太好。
    “真是个傻娥啊!”瞥了一眼娄晓娥,何大强心中嘀咕。
    别看娄晓娥对聋老太不错,但在聋老太的心中还是傻柱最重要。
    这老太太就是把傻柱当亲孙子。
    原剧中要不是这老太太,傻柱可就绝户了。
    以前,这老太太为傻柱操碎了心,可现在她不担心了。
    傻柱家有个长辈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刘海中也没空着手来,他让老伴在家炒了个鸡蛋端来。
    阎埠贵带着半瓶老酒。
    何大强就简单端来一碗盐焗花生。
    除了准备了几个好菜,许大茂还拿出两瓶老窖。
    娄晓娥和聋老太就是喝汽水了,不是北冰洋,也不是八王寺,是山海关。
    因为聋老太在,气氛有点古怪。
    ……
    贾家。
    “许大茂活该绝户,买了好菜也不知道送点来。”躺在炕上装病的贾张氏生着气。
    因为娄晓娥过生日,许大茂请客,请了何大强,刘海中和阎埠贵,却和贾家没关系。
    而娄晓娥请了聋老太。
    小槐花已经馋哭了。
    “妈,你就消停一点吧!”秦淮茹苦笑着。
    要不是贾张氏装病,估计已经被送回农村了。
    这老虔婆是伤疤没好就忘了疼。
    “哼!”贾张氏一双三角眼尽是恶毒。
    见别人吃香喝辣却不给贾家一口,贾张氏就愤恨。
    嫁到贾家十几年了,秦淮茹当然清楚她这婆婆是个什么人,不仅好吃懒做,还一肚子坏水,而且小肚鸡肠。
    并且,贾张氏端起碗吃饭,放下碗就能骂人,妥妥的白眼狼。
    可以说,四合院最大的白眼狼就是这贾张氏了。
    ……
    傻柱在家也是抱怨,他是抱怨何大强去许大茂家喝酒。
    不过,何大强到底是傻柱的长辈。
    长辈的事,小辈也不好多过问。
    不知不觉,天色已经黑透了。
    正是月黑风高,浓密的云层飘荡。
    这时,聋老太也吃好了,娄晓娥送她回去。
    许大茂的酒量不行,用傻柱的话来说,就三步,先是好言好语劝领导,然后豪言壮语劝自己,再就是断片。
    才一杯酒下去,许大茂就有些醉了。
    气氛烘托起来,许大茂也就多喝了点,已经断片了。
    刘海中和阎埠贵也喝多了,虽然没断片,可是站起来就脚下有点飘。
    当娄晓娥送完聋老太回来,就看到许大茂趴在桌上。
    刘海中和阎埠贵都走了。
    “何叔,你没喝多吧!”娄晓娥见何大强还没走,也就问了下。
    “几杯酒漱漱口。”何大强笑了笑。
    就酒量来说,他何大强敢称四合院第一。
    看娄晓娥收拾桌子,何大强也就起身帮她。
    “晓娥啊!来,叔帮你。”
    娄晓娥花容失色,何大强可是长辈,还是客人,怎能让他收拾桌子?
    因此,娄晓娥果断就拒绝。
    然而,何大强已经动起手来了。
    随着何大强的帮忙,娄晓娥就比较紧张,担心被人看到。
    何大强就很淡定,有系统傍身,别人要窥视他也并不容易。
    可以说,系统给了何大强底气。
    帮着把桌子收拾干净,何大强也就走出了许大茂家。
    剩菜不多,阎埠贵打包了一点,剩下的也就许大茂两口子明天吃一顿。
    看着手中的一块小蛋糕,娄晓娥的神色复杂。
    这是刚才何大强走之前送给娄晓娥的。
    娄晓娥没想到何大强会送她个小蛋糕。
    虽然蛋糕不大,但包装精致,简直就像个艺术品。
    小心的收好蛋糕,娄晓娥现在有些舍不得吃。
    ……
    “从系统商城买个小蛋糕竟然用了3点购物券。”何大强就有点不爽。
    如果是个大蛋糕也就罢了,可那只是个小蛋糕。
    不过,毕竟是送给娄晓娥的,太差的也拿不出手。
    娄晓娥从小锦衣玉食的,也不是没吃过蛋糕。
    想让娄晓娥眼前一亮,并且让她觉得好吃,可不容易。
    也就是有系统,要不然何大强可办不到。
    回了家,何大强就皱眉了。
    傻柱邋遢,何雨水也不怎么做家务,所以,屋里就一个脏乱。
    在何大强出现之前,秦淮茹还经常给傻柱打扫屋子,洗洗衣服。
    “家里没个女人就是不行啊!”何大强心想。
    至于何雨水,算了吧!
    要是傻柱有个媳妇就好了。
    至于何大强娶个媳妇,他是决定明年再考虑。
    目前,何大强的小日子也还不错。
    “有必要雇个人来打扫屋子和洗洗衣服。”何大强心想。
    问题是雇谁?
    对门的秦寡妇?
    秦寡妇段位高,雇她就可能引狼入室。
    而何大强认为于莉很适合。
    虽然有了想法,但也要于莉本人同意,还要阎解成和阎埠贵同意。
    不过,给些好处应该就问题不大了。
    何大强也是认真考虑的,小寡妇肯定不妥,至于一大妈和二大妈等,毕竟有辈分在。
    思来想去,还是于莉比较合适。
    要不是天色太晚,何大强也就去阎家谈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