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十九章 于莉来借自行车

    傍晚,前院。
    阎家。
    一大家子正在吃晚饭,也就白薯粥和窝头,再加上一点萝卜干。
    阎解成虽然结婚了,却还没分家出去。
    忽然,阎解成的媳妇于莉看向阎埠贵:“爸,我想用下自行车。”
    吃了口粥,阎埠贵抬起头,疑惑的问:“干嘛去?”
    没等于莉解释,阎解成就先开口:“是这样的,于莉她老姑来了,第一次到咱四九城,也就想在城里转转,但是于莉家就一辆自行车,所以,想用一下我们家的自行车。”
    听了阎解成的解释,阎埠贵点了点头:“好,这事重要。”
    于莉脸上也有了点笑容。
    然而,阎解放却又开口了:“爸,明天我妈还让我去左家庄换白薯。”
    三大妈也就开口对老伴说:“那冉老师不是给了你10斤全国粮票吗,我琢磨着换成四九城的粮票不值,因为全国粮票里边有油,可是油又拿不出来。”
    “我一想,还是让老二去左家庄换白薯,1斤全国粮票给4斤白薯,还不用找钱。”
    “是,这事挺重要的。”阎埠贵再次点头。
    “我还想用自行车呢!”阎解旷也开口说。
    “你又没正经事。”三大妈说。
    “我怎么没正经事了,我们体育老师还让我明天跟他去大坛体育馆学第二套广播体操呢!”阎解旷不满的说。
    “没错,这是正经事,我说,丫头你不想有什么事?”阎埠贵笑了笑,问向阎解娣。
    “我就不说了,说了也没用,反正也轮不上我。”阎解娣低着头。
    阎埠贵看向阎解成和于莉:“这事,得这么看,你们嫂子的事,他涉及到咱们和亲家之间的关系,是吧!老大。”
    “爸,我就知道你通情达理。”阎解成笑道,于莉也一脸微笑。
    然而,阎解成两口子高兴的早了。
    “这个老二的事也很重要,勤俭持家嘛,你看咱们这一大家子,吃不穷,穿不穷,算计不到要受穷,是吧!”
    “老三的事那就更重要了,他是学校里的班干部,体育老师要带着他一起去,说明很器重她,那说不定是在班里要占据更重要的位置。”
    听到这,阎解旷乐开了花,天真的以为自行车给他用。
    然而,阎埠贵话头一转。
    “但是,我说但是啊!咱们碰到这些问题不能解决吗?于莉,你可以陪着你老姑走去王府井大街,那多好啊!看热闹骑着自行车‘嗖’一下就过去了,然后你再陪着她没几步走去大栅栏,那就更热闹了。”
    “还有老二,你明天可以不换白薯,你后天去不就得了,再说了,咱家离那地又不远,完了你扛回来啊!”
    “老三,你要是走着去,连那个公共汽车都不坐,那体育老师会更喜欢你。”
    这下,阎解旷都糊涂了。
    老阎同志说了这么多,自行车给谁用?
    于莉可不傻,她脸色一拉,心中是失望,还有埋怨。
    老姑难得来一次,于莉这个儿媳借用一下自行车都不行,这让她心里就很不痛快。
    当阎解旷问,阎埠贵也就坦言了,他明天去钓鱼,自行车当然是他用。
    ……
    大晚上,何大强看书打发时间。
    繁体版的【三国演义】已经看了一半了。
    傻柱不在家,他今天又接私活了。
    何雨水在小屋,看亮着灯,应该还没睡。
    “何叔,在家呢!”
    于莉忽然来找何大强,这也让何大强诧异。
    “于莉啊!这么晚了找叔有什么事吗?”何大强微笑着问。
    “我老姑第一次来四九城了,我想借用一下你那自行车。”于莉说。
    “借自行车?这就有点为难我了,你也知道,叔的自行车是厂里给配备的,其实就是公家财产,而叔又是个采购员,明天可能还要下乡。”何大强放下手中的书,说道。
    听着何大强这么说,于莉也是失望。
    眼看于莉要回去,何大强也就说道:“你先坐下,叔和你好好商量,遇到困难不要怕,我们要想办法克服。”
    于莉眼一亮,有希望借到何大强的自行车?
    ……
    半个多小时之后,于莉脸色红扑扑的从傻柱家出来。
    何大强也把自行车钥匙借给了于莉。
    他何大强就是心软。
    至于明天要用到自行车,找许大茂借一下就是。
    明天许大茂也不用下乡放电影。
    若是借不到许大茂的自行车,也可以借别人的。
    虽然何大强进厂时间不长,但人缘已经不错了。
    当何大强来到家门口抽根烟,老易走了过来。
    “大强,刚才于莉找你?”易中海不无好奇。
    “也没什么事,就是于莉的老姑第一次来四九城,她借用一下我的自行车。”何大强随口说。
    易中海疑惑,于莉娘家就有一辆自行车,而阎家也有一辆,还找何大强借?
    不过,想到阎埠贵那么会算计,估计是不会把自行车给于莉用。
    “你借了?”易中海看向何大强。
    “借了,老阎也是,他有自行车却不愿意给儿媳用一下。”
    “他就是那人,没什么好说的。”易中海说。
    对于何大强把自行车借给于莉,易中海并不关心,他只考虑两个事,一是贾张氏,二是傻柱给他养老。
    贾张氏还在医院,秦淮茹说病的很重。
    估计贾张氏明天就出院了。
    至于傻柱,对张淑琴并不是太抗拒了。
    何大强让傻柱和张淑琴处对象,何雨水也劝傻柱。
    还有聋老太也和傻柱好好聊过。
    虽然傻柱还没答应,但意志却动摇了。
    今天张淑琴的一个亲戚家办席,傻柱也就去帮个忙。
    且不说何大强和易中海在闲聊着,于莉回了家,她婆婆也就问她。
    阎家几个人当然是发现于莉去找何大强,也猜到是借自行车。
    阎埠贵不认为何大强会借。
    “什么?何大强竟然把自行车借给你?”看到于莉手中的车钥匙,阎埠贵不敢相信。
    阎解成和阎解放等人也都惊讶。
    “真别说,何叔还真是大方。”阎解放说道。
    阎解旷和阎解娣也都点头,觉得阎解放的话没毛病。
    却没人注意到于莉撇了撇嘴。
    于莉的心情也有点复杂,倒也没多厌恶何大强,但也谈不上感激。
    “借到自行车也挺好。”阎埠贵说。
    于莉没吭声,但心里的不痛快却大了,家里有自行车不给她用,要不然也不必去找何大强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