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七章 借煤

    轧钢厂也快下班了,今天车间加班,可秦淮茹还是提前下班。
    秦寡妇上班不积极,整天磨洋工,下班倒是快。
    也就易中海护着秦寡妇,要不然她在车间肯定待不下去。
    当然,易中海在厂里照顾秦淮茹,在大院还接济,为的是撮合傻柱和秦淮茹。
    至于秦淮茹吊着傻柱,易中海是无所谓。
    对易中海来说,有人给他养老是头等大事。
    只要傻柱和秦淮茹以后能给易中海养老就好。
    秦淮茹进厂是顶替了贾东旭的岗位。
    贾东旭多年了也是工级不高,秦淮茹想提高工级很难,她也就不想努力了。
    就是辛苦从一级钳工变成二级钳工,工资多个几块钱,但吸血就难了。
    若秦淮茹是二级钳工了,大院还有几个人会接济她家?
    当秦淮茹刚走出厂门,何大强也骑着自行车出来了。
    “小秦,来,叔捎你一程。”何大强笑道。
    然而,小寡妇却翻了个白眼。
    想到中午在小库房,秦寡妇还有些生气呢!
    为了一小罐麦乳精,秦寡妇是觉得亏了。
    另外,秦寡妇也知道何大强是个老不正经。
    不过,秦寡妇不会声张就是。
    看秦寡妇这爱搭不理的,何大强眯着眼,心中寻思着。
    现在,贾家日子过得去,秦寡妇还有点硬气。
    ……
    回到家,秦淮茹放下饭盒,又拿出了麦乳精。
    饭盒里是两个窝头。
    贾张氏只瞅了一眼窝头,目光就放在麦乳精上。
    棒梗,小当和槐花也围了过来。
    “妈,这是什么?”棒梗好奇的问。
    “麦乳精!”秦淮茹笑着说。
    麦乳精?
    棒梗三小都是眼中一亮。
    就是棒梗也没吃过麦乳精,但他听过。
    这可是高档的营养品,听说是麦精,可可粉,还有砂糖和鸡蛋等混合而成。
    总之,价格很贵就是。
    而且,不是有钱就能买的,票也是问题。
    像贾家,贾张氏攒了些钱,拿一些出来也能买麦乳精,可是没票。
    一时间,棒梗,小当和槐花都开心坏了。
    但贾张氏却没开心,她面色严肃,一双三角眼盯着秦淮茹。
    把秦淮茹拉到一边,贾张氏就问起了麦乳精哪来的。
    秦淮茹也不敢说是何大强给的。
    倒不是怕婆婆让她把麦乳精还给何大强。
    一点棒子面,贾张氏不在乎,但麦乳精可不一样。
    但如果知道是何大强给的,指不定贾张氏又作妖。
    回家之前就想好怎么说了,因此,秦淮茹很是淡定。
    “厂里孙主任给的,孙主任结婚好几年了没孩子,我说老家有个赤脚医生有偏方,他就信了,送我这麦乳精,说给孩子补补营养。”
    听了秦淮茹这回答,贾张氏信了大半。
    观察着婆婆的神色,秦淮茹暗暗松了口气,算是糊弄过去了。
    “妈,我要喝麦乳精。”棒梗有点迫不及待了。
    小当和槐花也都要喝。
    秦淮茹正要给孩子泡点麦乳精,贾张氏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说:“淮茹,也给我泡一点,小当和槐花还小,给她们少一点。”
    贾张氏这辈子还没喝过麦乳精呢!
    既然家里有了,贾张氏说什么也要尝一口,当然,她的一口可能有点大。
    一听贾张氏这话,秦淮茹是真想把麦乳精砸她脸上。
    为了这点麦乳精,她秦淮茹容易吗?
    秦淮茹自己都舍不得喝,省着给孩子,可贾张氏倒好。
    不过,嫁到贾家十几年了,秦淮茹早就知道了贾张氏的为人。
    自从贾东旭没了,秦淮茹一个女人抛头露面,进厂上班,又周旋于一个个男人之间,累是累了些,但她在贾家的地位其实提高了。
    至少贾张氏是不怎么敢欺负秦淮茹了。
    拿了个小勺子和大碗。
    10克左右的麦乳精放大碗里,少是少,但秦淮茹却舍不得再多了。
    用水泡了,香味浓郁。
    棒梗就喝了半碗,剩下的半碗有一半是小当和槐花喝,还有一半被贾张氏喝了。
    秦淮茹只闻了个味。
    碗都被贾张氏舔干净了。
    ……
    “喝个麦乳精还关门,至于吗?”
    何大强看了一眼对门的贾家,心中嘀咕着。
    还别说,真至于。
    大院里谁家喝过麦乳精?
    也就许大茂两口子喝过吧!
    秦淮茹没少哭穷,说家里揭不开锅了,孩子饿肚子,要是街坊邻里发现贾家喝麦乳精,谁还会接济贾家?
    冷风从门窗往屋里窜。
    紧了紧身上的破棉衣,何大强还是觉得冷。
    北方的冬天还真是冷。
    话说,傻柱家的煤都用完了。
    何雨水屋里好像还有点煤。
    这年代,用煤也有定量。
    本来傻柱的煤是够的,但接济贾家不少。
    这时,傻柱也提着个饭盒回来了。
    “傻柱,去你一大爷家借点煤。”何大强对傻柱说。
    既然易中海图傻柱给他养老,那么,何大强也可以利用傻柱来吸点血。
    老易同志可是八级工,又是绝户,血厚。
    何大强发话,傻柱也就应下。
    把饭盒放家里,傻柱就走去易中海家。
    没多久,傻柱就从易中海家出来了。
    看到傻柱只借到10个蜂窝煤,何大强就不满意,就这么一点煤够谁用?
    看来我们的一大爷觉悟不够高。
    “算了,先将就着用,过两天再让傻柱去易中海家借点。”何大强心想。
    等何雨水下班回来,她就把傻柱的饭盒送贾家。
    傻柱今天从厂里带回来的剩菜就几块红烧肉和一些萝卜。
    红烧肉被何大强吃了。
    虽然就剩下萝卜了,但还有点肉汤。
    窝头蘸着肉汤也香。
    何大强可不会委屈了自己,几块红烧肉也就垫吧垫吧肚子。
    从系统背包中拿出半斤羊肉。
    喝着小酒,来点涮羊肉,小日子也算有了点意思。
    羊肉自然是从系统商城买的。
    虽说不年不节的吃点羊肉有些高调,但也不至于被人举报。
    况且,何大强还让何雨水关好门。
    别人在傻柱家门外也就闻到点肉味。
    厨子家有点肉味怎么了?
    傻柱对接济贾家也不是太积极了,就算送点羊肉给贾家,也是何雨水去。
    不过,傻柱从厂里带的剩菜都送去贾家了,羊肉就不送了。
    何雨水也是开心,边啃着窝头,边吃着涮羊肉。
    “叔,不是我吹,我这秘制酱料不比东来顺的差。”傻柱喝了点小酒,说话不闪舌头了。
    就半斤羊肉,何大强三人很快就吃完了。
    碗筷和锅都是何雨水来洗。
    吃饱喝足,何大强也没什么事,就一个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