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五章 大茂拱火先伤己

    哒哒哒……
    贾张氏风风火火的闯入了傻柱家。
    这会儿,不仅何大强和傻柱在,何雨水也在,还有个聋老太。
    一看到聋老太,贾张氏就没什么气势了。
    要说贾张氏最怕的,也就是这聋老太了。
    毕竟聋老太在四合院的辈分最高。
    这年代的五保户可是光荣。
    因为是五保户,聋老太可是很光荣的。
    一个辈分,一个五保户的身份,聋老太就能压死贾张氏。
    “张丫头,你这干什么?”聋老太拄着拐杖,面色一沉。
    “我找傻柱,他在背后说我尖酸刻薄。”贾张氏怒视着傻柱。
    秦淮茹也跑了来,她向傻柱使眼色。
    “张大妈,没有的事。”傻柱连忙否认。
    而傻柱心中也挺郁闷的,肯定是小当和槐花卖了他。
    “我孙女亲口说的,还能有假?”贾张氏是横眉怒目。
    “小孩子的话哪能相信?棒梗偷许大茂家的鸡还撒谎呢!我看小当和槐花也肯定是撒谎。”何大强淡淡说。
    “我的好二叔,你可就别添乱了。”傻柱心中叫苦。
    “你瞎说什么?我家棒梗是好孩子,从不偷东西,也不会撒谎。”贾张氏目光敌视何大强。
    秦淮茹也不满的剐了一眼。
    “傻柱,贾家的孩子都不撒谎吗?”何大强问傻柱。
    “这个……”傻柱说不出话了,说贾家孩子诚实?
    看着傻柱这不争气的样子,何大强忍不住摇头。
    “没天理啦!一个傻子竟然说我尖酸刻薄啊!”
    “老贾,我不活了,你把我带走吧!”
    “东旭啊!你妈被傻子欺负了。”
    贾张氏一屁股坐地上,双手拍着大腿,又哭又嚎。
    傻柱的脸色已经黑了。
    这贾张氏一口一个傻子。
    外人喊傻柱,傻柱不在意,但傻子就难听多了。
    秦淮茹想扶贾张氏起来,可贾张氏却一下推开她。
    随着贾张氏在傻柱家哭嚎,大院里不少人都跑来看热闹。
    后院的许大茂和娄晓娥两口子也来了。
    “老嫂子,怎么了这是?”二大爷刘海中双手负后,像个干部来视察,打着官腔的问贾张氏。
    刘海中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官迷。
    不过,刘海中文化水平不高,能力又有限,厂里提干也轮不到他。
    在四合院当个管事大爷,刘海中是拿着鸡毛当令箭。
    “这个傻子在背后说我尖酸刻薄。”贾张氏指着傻柱。
    虽然觉得傻柱没说错,但刘海中当然不能把心里话说出来。
    “什么?有这种事?傻柱,你眼里还有长辈吗?目无尊卑。”刘海中早就想教训一下这傻柱了。
    傻柱一直都对刘海中不够尊重,刘海中心里的小本本可是记着。
    “老刘,只是个误会,柱子这人有时不会说话,但没坏心,是个热心肠,可没少接济贾家。”易中海站出来帮傻柱说话。
    而聋老太也是偏袒傻柱。
    刘海中不想得罪易中海,更不想得罪聋老太,也就不说话了。
    “我来说几句。”何大强站起身来。
    当众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何大强身上,何大强也就不紧不慢的开口。
    “其实也没什么,一大爷让傻柱多接济秦寡妇,可我琢磨着不太好。”
    “虽然我来四九城的时间还短,但也在外面听人说傻柱和秦淮茹搞破鞋,当然,这肯定是子虚乌有,但人言可畏。”
    “傻柱也快30岁了,还打着光棍,可能也和接济秦寡妇有点关系。”
    “所以,我就让傻柱以后接济贾张氏。”
    听着听着,在场的一些人就目光古怪了。
    秦淮茹秀眉紧皱,让傻柱以后接济她婆婆?这个何大强没安好心。
    “懂了,傻柱是想和秦姐搞破鞋,不想和张大妈搞破鞋,何叔啊!你虽然为傻柱好,但却是棒打鸳鸯啊!”许大茂笑着说。
    许大茂就是拱火。
    不少人却是不厚道的哄笑了,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许大茂,我看你是皮痒了。”傻柱。
    “许大茂,你瞎说什么?”秦淮茹也怒视着许大茂。
    “我撕烂你的嘴。”贾张氏起了身,一下就扑向许大茂。
    许大茂反应过来时,脸都被贾张氏抓破了。
    别看许大茂这人高马大的,其实虚。
    贾张氏稍一用力,许大茂就跌坐地上了。
    贾张氏对着许大茂是又抓又挠。
    许大茂慌了神。
    娄晓娥想上前拉开贾张氏,聋老太却拉住了她。
    深深的看了一眼聋老太,何大强就注视着许大茂和贾张氏。
    许大茂已经躺在地上了,贾张氏坐他身上,两人扭打在一起。
    场面一时间……
    易中海也看不下去了,还是拉开了贾张氏。
    再看许大茂,头发散乱,衣服也被撕破了,脸上有血痕,少了点皮。
    ……
    秦淮茹拉着她婆婆回去了。
    既然傻柱不愿意接济贾张氏,何大强也就让何雨水以后接济秦淮茹。
    当然,不是让何雨水付出,羊毛出在傻柱身上。
    例如傻柱从厂里带剩菜回来,以前是他送给秦淮茹,往后就让何雨水来送。
    不过,有一些人就不高兴了。
    傻柱首先不高兴。
    而易中海也不高兴,还有秦淮茹。
    许大茂骂骂咧咧的回后院去了。
    许大茂很不爽,但聋老太说他自找的,易中海也说他管不住嘴,该!
    就连娄晓娥都觉得许大茂错了。
    再说,许大茂也没什么事,好吧!就受了一点伤。
    刘海中和阎埠贵都劝许大茂大度一点。
    回了家,贾张氏心情算不错。
    傻柱接济秦淮茹,贾张氏也不是太放心,让何雨水来接济秦淮茹就挺好。
    不过,秦淮茹却不像贾张氏这么乐观。
    以后和傻柱没了接触,还怎么吊着傻柱?
    “都怪何大强。”秦淮茹心中暗恨。
    何大强如今住在傻柱家,也在第三轧钢厂工作,还是傻柱的长辈,又让傻柱和秦淮茹保持距离,这是要让秦淮茹失去长期饭票啊!
    因此,秦淮茹有些恨上何大强了。
    然而,秦淮茹现在也没辙。
    好在何雨水春节要嫁出去。
    等何雨水嫁人,也就搬出去了。
    另外,厂里迟早也会给何大强分配个房子。
    若是何大强也搬出去,秦淮茹就更不担心了。
    对秦淮茹来说,当务之急是要稳住傻柱。
    不得不说,秦淮茹考虑的比贾张氏长远。
    不过,贾张氏考虑问题也和秦淮茹不一样。
    贾张氏是宁可不要傻柱接济,也不能让秦淮茹改嫁。
    若是秦淮茹搞破鞋,只要不坏了贾家名声,贾张氏未必不能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