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二章 人傻钱多

    轧钢厂,食堂。
    不少工人在排队,一个个手捧饭盒。
    傻柱拿着大铁勺给工人打菜,在他身旁不远处是刘岚。
    刘岚是食堂的女职工,也是李副厂长的情人,有些看不惯傻柱。
    “一个馒头,一个玉米饼。”工人说。
    收了饭票,刘岚拿了个热腾腾的馒头和玉米饼。
    接着,工人要了一份白菜,而傻柱打菜时抖了下勺。
    傻柱每天上班都给工人打菜,抖勺是常有的。
    要是每人都满满一勺,食堂的菜可不够。
    不过,秦淮茹来了,傻柱就是满满一勺。
    边给工人打菜,傻柱边心不在焉着。
    往常秦淮茹都是早早来食堂,可今天却迟迟没看到。
    眉头一皱,傻柱感觉不寻常。
    心中不放心,傻柱也就让他徒弟马华来打菜。
    看傻柱跑出食堂,刘岚撇了撇嘴,她知道傻柱肯定是去找秦淮茹。
    在刘岚看来,傻柱真挺傻的。
    ……
    “叔,自行车借我一下。”
    傻柱找到正在吃饭的何大强,一开口就是借自行车。
    “啥事?”何大强眼一翻,问道。
    “听说贾家出了点事。”
    何大强也差不多吃好饭了,听傻柱这话,心中也盘算了下。
    应该是棒梗倒霉了。
    “等一会。”
    何大强几口吃完,饭盒也不忙着洗。
    接着,何大强就走去车棚。
    厂里车棚不小,整整齐齐的停着一辆辆自行车,大部分是男式,只有很少的女式。
    而这些自行车中有一部分是厂里财产。
    因为何大强是采购员,厂里才给他配备了自行车。
    来到车棚,何大强也就从兜里拿出车钥匙。
    把自行车推出车棚之后,何大强也就骑上了。
    傻柱也紧忙坐上。
    带着傻柱,何大强骑车就回四合院。
    没多久就到四合院外了。
    从车上一下来,傻柱就跑进大院。
    当何大强一走进大院,就看到阎家门口围着不少人。
    贾张氏,秦淮茹,棒梗,小当和槐花,还有许大茂和娄晓娥两口子。
    一大妈,二大妈和聋老太太也都在。
    棒梗拄着拐杖,他右腿骨折可不容易好。
    而棒梗嘴里少了一块肉,不开口疼,开口就更疼。
    “凭什么怪我家老头子,你孙子走路不长眼,我家老头子还脚崴了呢!”三大妈双手叉腰,气愤的盯着贾张氏。
    “我自行车都磕坏了。”阎埠贵心疼他那自行车。
    “重点是棒梗这小子偷我家鸡,我家一只下蛋的老母鸡就被他弄死了。”许大茂说。
    贾张氏却是蛮不讲理。
    ……
    听了一会,何大强也就明白了。
    许大茂家两只老母鸡对棒梗的吸引力太大了。
    一个没忍住,棒梗也就对老母鸡下手了。
    然而,棒梗今天的运气不好。
    被鸡啄了下没什么,但棒梗却撞了阎埠贵的自行车。
    可怜的盗圣右腿骨折,还被钓了。
    贾张氏想让阎家赔钱。
    阎埠贵都恨不得把1分钱掰开来用,让他赔钱给贾家?只能说是想多了。
    而许大茂可是理直气壮。
    毕竟棒梗偷许大茂家鸡是事实。
    市面上,一只公鸡是1元,一只下蛋的老母鸡是1.5元。
    当然,不只是钱,还要肉票。
    然而,就算有钱有票,要买只老母鸡也不容易。
    “秦姐,你儿子偷我家鸡,这你怎么说?”许大茂问秦淮茹。
    秦淮茹手中拿着个鸡毛掸子,装模作样的打了棒梗几下。
    而棒梗却仇视一大妈和阎埠贵。
    在棒梗看来,要不是一大妈喊了下,他也不会跑那么快,肯定就不会撞上阎老抠的自行车。
    也怪阎老抠,早不回晚不回。
    鸡没吃到,却受了伤,这让棒梗难受。
    傻柱也是听明白了,也就站出来帮棒梗。
    谁让棒梗是秦淮茹的儿子呢!
    要是三大爷家的阎解旷偷鸡,傻柱不幸灾乐祸就不错了。
    “棒梗还是个孩子,不懂事,你和他计较个什么?反正你家的鸡也没丢。”傻柱对许大茂说。
    “鸡是没丢,但死了,我可是留着下蛋的,被棒梗这小子弄死了。”许大茂说起来也是生气。
    养两只老母鸡容易吗?
    “是,你们两口子是该考虑下蛋的问题了。”傻柱说道。
    许大茂和娄晓娥结婚几年了,却一直没个孩子,傻柱却嘲笑,这就有点过了。
    在场的不少人都哄笑了起来。
    “傻柱,你混蛋。”娄晓娥恨恨的盯着傻柱。
    “你特么侮辱人格了。”许大茂卷起袖子就要打傻柱。
    就傻柱这张嘴,挨打也不冤。
    原剧中,傻柱可是干过更缺德的事。
    大过年的,傻柱让棒梗三小去许大茂家要压岁钱,说什么钱少了就没孩子。
    身为傻柱的二叔,何大强也有资格说几句。
    这事如果较真,棒梗就要去少管所。
    不过,就是许大茂两口子也不想闹大。
    “棒梗,你是不是偷鸡了?”何大强面色严肃地问。
    棒梗目光闪烁,嘴里也没个实话:“我没偷,我捡的。”
    “对,我家棒梗是好孩子,不会偷鸡。”贾张氏连忙说。
    秦淮茹犹豫了下,沉默不言,求助的目光却看向傻柱。
    对上秦淮茹的目光,傻柱就脑子一热。
    “我家鸡好好在笼子里,捡?鬼信!”许大茂撇了撇嘴。
    “我说许大茂,你和孩子较什么真?就一只鸡,至于吗?2块钱,我买了。”傻柱说。
    没有肉票,2块钱买只老母鸡也差不多了。
    可许大茂却不答应。
    “我家被偷的是老母鸡,养着下蛋的,一个月10个鸡蛋,一年还120个,我是打算养一年的,少算一点,就150个鸡蛋好了,1个鸡蛋5分钱……”许大茂给傻柱算着。
    好家伙,按许大茂一算,可大发了。
    傻柱脸色一黑,觉得许大茂不是东西。
    “大茂,要不就算了?”娄晓娥低声对许大茂说。
    “怎么能算了?要么赔10块钱,要么就把棒梗送少管所。”许大茂态度强硬了。
    10块钱?
    少管所?
    秦淮茹愁眉苦脸,而贾张氏一屁股坐地上,双手就拍着大腿。
    贾张氏一张嘴就是老贾、东旭,又是她不活了,又是把许大茂带走,还有什么孤儿寡母。
    一时间,大院里充满了阴冷的空气。
    何大强心中直呼。
    就贾张氏这样的,该拉去好好改造。
    可却没人举报贾张氏。
    在贾张氏的闹腾下,许大茂退让了,把鸡5块钱卖给傻柱。
    何大强摇了摇头,他是懒得说傻柱了。
    “人傻钱多,没叫错的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