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章 叔是发扬精神

    “贾家老虔婆是怕我拐跑秦淮茹?”
    何大强看了一眼贾家,心中寻思着。
    不可否认,何大强是有点想法,至于拐跑秦淮茹就是贾张氏想多了。
    这年代,何大强也不想太折腾。
    物资贫乏,又没什么娱乐,和小寡妇聊聊人生也挺好。
    虽说原剧中秦寡妇坑惨了傻柱,但也是傻柱自找的。
    对秦淮茹来说,傻柱就是个长期饭票,是个大冤种,她不为孩子考虑,为傻柱想?
    转身回了屋,却看到傻柱坐在小板凳。
    傻柱双眼直勾勾盯着何大强。
    “柱子,醒了啊!”何大强很是淡然。
    “叔,秦姐找你?”傻柱皱着眉问。
    “小秦不容易,我就拿了点棒子面送她。”
    一听何大强这话,傻柱就脸色不好。
    何大强哪有什么棒子面?是他傻柱的棒子面啊!
    如果让傻柱拿点棒子面给秦淮茹,他屁颠屁颠,但别人拿着傻柱的棒子面送给秦淮茹,这就让傻柱不开心了。
    不过,何大强毕竟是傻柱的长辈。
    即便傻柱心中有着不满,也只能憋着。
    “你大半夜给秦姐送棒子面不太好。”傻柱憋出了一句。
    何大强就不爱听了,脸一沉。
    “我大半夜给小秦送点棒子面怎么了?”
    “叔是发扬精神,你这什么思想?觉悟也太低了。”
    “我要好好批评你了。”
    这傻柱管的还挺宽,要教何大强做事了,真是没大没小了。
    秦寡妇水深,傻柱把握不住,何大强也是为傻柱好,这傻了吧唧的却拎不清。
    随着何大强对傻柱批评,傻柱心里不服。
    “叔,秦姐毕竟是个寡妇,你这大半夜给她送棒子面,影响不太好,我也是为你名声着想。”傻柱说道。
    “算了,和你说不着,以后你下班了就饭盒给我,要接济小秦就让叔来。”
    “不是,叔你这,我……”傻柱急了。
    而何大强懒得和傻柱废话。
    就傻柱这点小心思,何大强很清楚。
    傻柱嘴上说贾家困难,他也就多帮衬,但阎家还困难呢!也没见傻柱帮衬。
    秦淮茹是一级钳工,工资27.5元。
    阎埠贵是小学老师,工资多少?有30元吗?
    而阎家可比贾家人多。
    除了阎家和贾家,这四合院还有几家也不容易,傻柱也不帮衬一下。
    ……
    天亮了,隔壁耳房的闹钟‘叮铃铃’的响着。
    何雨水还有个闹钟,而傻柱这屋却没有。
    当何雨水屋里的闹钟一响,傻柱这屋也能听到。
    何大强也醒了,伸了个懒腰。
    起床之后,见打地铺的傻柱还睡懒觉,何大强踢了一脚。
    “傻柱,起来去做早饭。”
    也懒得再喊柱子了,还是喊傻柱吧!
    出门刷牙洗脸时,何大强也顺便抽奖。
    打开系统,心中默念一声抽奖。
    系统的抽奖轮盘也就转了起来。
    随着何大强心中默念123,轮盘也就停了。
    系统提示,获得购物券74点。
    “今天这手气可以。”何大强心中也是一喜。
    至于倒霉的人物,是棒梗。
    贾家一窝白眼狼,可能系统也看不下去了,昨天让贾张氏倒个霉,今天就让棒梗倒霉。
    至于棒梗会怎么倒霉就不知道了,也许喝水呛一下,也许走路摔一下。
    “叔,早饭你做!”傻柱心里还不痛快呢!
    自从何大强来了四合院,傻柱就打地铺。
    而何大强还大半夜给秦淮茹送棒子面。
    傻柱越想就越不痛快,让他给何大强做早饭,他不干。
    这个傻柱还耍性子了。
    “你个傻柱,叔让你做个早饭,你就不乐意了?”何大强也摆脸色了。
    随着何大强有些生气,傻柱也就硬气不起来。
    “傻哥,你怎么回事?二叔让你做个早饭怎么了?”何雨水走了过来。
    有何雨水帮何大清说话,傻柱就更硬气不了了。
    “还是雨水懂事。”何大强欣慰的看了一眼何雨水。
    “二叔,你别和我傻哥一般见识。”何雨水笑着说。
    “不说傻柱了,雨水你快要结婚了吧!”
    何大强这是关心一下便宜侄女。
    原剧中,雨水说过春节要结婚的,结果好像没结成,可能和傻柱有关。
    棒梗偷了许大茂家的鸡,傻柱背了黑锅。
    若是雨水的对象家听说她哥是偷鸡贼,会怎么看她?
    并且,傻柱也没给雨水准备什么嫁妆。
    没什么嫁妆,免不了要被婆家看轻。
    就原剧中雨水的种种反应来看,她结婚之后不太幸福。
    而雨水结婚之后就很少回四合院了。
    有趣的是,雨水让傻柱接济秦淮茹,她自己却从不接济。
    “准备春节结婚。”何雨水说道。
    一想到结婚的事,何雨水就不得不考虑嫁妆。
    傻柱忙着接济秦寡妇,顾不上妹妹。
    何雨水自己攒的嫁妆太少了。
    “等你结婚,叔买个缝纫机给你当嫁妆。”何大强对何雨水说。
    一听何大强这话,何雨水可就不淡定了。
    “二叔,你说什么?你买缝纫机给我?”何雨水一脸激动。
    要是能有个缝纫机当嫁妆,何雨水的婆家也就不会看轻她了。
    “不过,叔没有缝纫机票,也没工业券,这样吧!你想办法弄几张工业券。”何大强想了下,对何雨水说。
    “嗯嗯!”何雨水激动的点头。
    如今,买一个缝纫机要12张工业券。
    若是工资20元的,一年的工业券才够。
    而何雨水手头有几张工业券,再让她傻哥给几张就可以了。
    因此,12张工业券对何雨水不是大问题,买缝纫机的钱才是问题。
    这年代讲究个三转一响,三转是自行车,缝纫机和手表,而一响就是收音机。
    谁家要是凑齐三转一响,也就是小康了。
    一辆自行车的价格是一百出头,手表也是。
    而缝纫机和收音机也都是一百出头。
    买齐三转一响要500元左右。
    傻柱也是惊讶的看着何大强,这个便宜二叔竟然要给雨水买一个缝纫机?
    就傻柱所知,如今最便宜的缝纫机都要117元。
    “傻哥,我有7张工业券了,你再给我5张。”何雨水转头就对傻柱说。
    傻柱点头答应下来。
    目前,傻柱手头还有3张工业券,这个月发工资时还可以领1张,下个月发工资时又有1张。
    或者,傻柱也可以找人,例如找易中海。
    易中海可是工资99元的八级钳工,几张工业券对他来说没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