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八章 赶巧了

    “叔,你看怎么样?”傻柱笑着问何大强。
    看着桌上的几道菜,何大强淡淡说:“马马虎虎吧!”
    晚上的菜还算丰富,一碗土豆,这是傻柱从厂里带回来的剩菜。
    一碟油炸花生米,这算是傻柱仅有的存货了。
    一个爆炒猪肝,一个猪肺汤,还有个酸辣肥肠。
    主食就是几个窝头,几个馍,还有两个玉米饼子。
    秦淮茹去医院照顾贾张氏,还没回来。
    贾家三个孩子,棒梗,小当和槐花都没晚饭吃,就来了傻柱家。
    虽然不太喜欢这三个小白眼狼,但何大强也不好赶走。
    “何爷爷。”棒梗懂事的喊了一声。
    小当和槐花也都喊爷爷。
    傻柱对棒梗好,可棒梗却打心底看不起傻柱。
    别人傻柱傻柱的喊,棒梗也跟着喊。
    在棒梗看来,傻柱就是个傻子吧。
    棒梗打小就聪明,看到许大茂就知道喊一声许叔。
    何大强可是傻柱的长辈,而傻柱又是棒梗的长辈,棒梗敢不把傻柱当回事,但却不敢对何大强不敬。
    当然,也是棒梗对何大强还不了解。
    “棒梗是吗?一看就是个聪明孩子。”
    “小当和槐花也可爱。”
    何大强和蔼的说,还伸手摸了摸棒梗的头。
    既然盗圣都喊爷爷了,何大强也就随口夸一下。
    小孩就是小孩,何大强就是随口夸一下,还当真了。
    不过,棒梗三小的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桌上几道菜。
    棒梗还知道给何大强倒酒,这小子有眼力见,反观傻柱就傻了吧唧了。
    喝了一口酒,何大强也就动筷子了。
    见何大强动了筷子,何雨水立刻就夹了一块肥肠放嘴里。
    棒梗三小也赶紧吃。
    傻柱还想留一点菜给秦淮茹,何大强却没让。
    就棒梗吃的最多,真是半大小子,吃穷老子。
    算了,何大强是长辈,就不和孩子计较,回头和秦寡妇去厂里小库房好好聊聊。
    当何大强等人吃完,桌上也没菜了。
    小槐花还埋头舔盘子。
    何雨水虽然也吃了不少,却还没饱,此时是意犹未尽。
    而傻柱却是吃的最少。
    也就在这时,秦淮茹扶着贾张氏回了大院。
    贾张氏的额头缠着绷带,一脸的尖酸刻薄。
    ……
    贾家。
    贾张氏吃了个止疼片就躺炕上,秦淮茹忙着烧水。
    秦淮茹和贾张氏都还没吃晚饭,肚子饿着。
    棒梗三小回了家。
    得知棒梗三小在傻柱家吃了,秦淮茹脸上也有了笑容。
    “妈,何叔家的猪肝真好吃,还有猪肺和肥肠。”槐花萌萌哒的对秦淮茹说。
    小当也兴致勃勃的说着。
    棒梗却闭口不说。
    小当和槐花说的起劲,秦淮茹听的就有点馋了。
    躺在炕上的贾张氏更是吞口水。
    “傻柱没一点眼力见,有好菜也不知道送点来给我吃。”贾张氏一双三角眼中有着怨恨。
    因为晚饭吃的好,小当和槐花都开心着,贾张氏心中就有点不爽了,两个赔钱货饿不死就得了呗!
    带着点怨气,贾张氏没好气的对秦淮茹说:“我肚子饿了。”
    秦淮茹让棒梗去做作业,小当带着槐花在家门口玩,而她去忙晚饭。
    贾家婆媳的晚饭也就几个窝头和一碟咸菜。
    窝头刺嗓子,贾张氏边喝凉白开边吃窝头。
    ……
    夜,月色洒落大地。
    繁星璀璨,一片乌云在四合院上方飘过。
    傻柱家的门从里打开。
    一个身影迈步走出屋,却正是何大强。
    何大强手中还提着个小布袋,里面是2斤棒子面。
    这2斤棒子面当然是傻柱的。
    贾家不容易,何大强也就决定发扬一下精神。
    至于大半夜给小寡妇送棒子面,这有什么问题?
    当何大强来到贾家门外时,易中海也来了。
    只见,易中海手中也提着一袋棒子面,有个5斤左右。
    “老易,你也来给贾家送棒子面?”何大强看向易中海。
    易中海没想到何大强这大半夜不睡觉,竟然也给贾家送棒子面,就有点尴尬。
    这该怎么说了。
    赶巧了!
    不过,都是做好事,发扬精神,问题不大。
    但看到易中海提着的棒子面多,何大强就有点不快。
    这个老易,这不是抬高……价嘛!
    “贾家困难,张氏今天又不小心撞了墙,我就琢磨着送点棒子面来。”易中海解释道。
    “老易,你还挺关心张氏的。”何大强笑了笑。
    易中海听着不对味,正要解释,何大强却轻轻敲门。
    “小秦啊!出来一下,我是你何叔。”
    屋里,不仅秦淮茹醒了,贾张氏也睁开了一双三角眼。
    何大强?
    贾张氏心中骤起警惕。
    何大清跟着个寡妇跑了,傻柱对秦淮茹有想法。
    贾张氏觉得老何家可能就对寡妇情有独钟。
    而何大强那张脸和何大清太像了。
    万一何大强把秦淮茹拐走,她贾张氏怎么办?贾家三个孩子怎么办?
    屋里乌漆嘛黑的,秦淮茹点起煤油灯,又看向她婆婆。
    只见,贾张氏闭着眼,还在打呼噜。
    其实贾张氏就是在装睡,这老虔婆不简单,竟然骗过了秦淮茹。
    接着,秦淮茹穿好衣服裤子,轻手轻脚的开门出去。
    一走出家门,秦淮茹首先就看到何大强。
    在何大强身后是易中海。
    “何叔,你有事吗?”秦淮茹问道。
    当看到易中海,秦淮茹很淡定。
    易中海半夜给秦淮茹送棒子面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看你家困难,我就送点棒子面来。”何大强一下抓住秦淮茹的手,把手中的布袋放她手里。
    “这……怎么好意思,我不能要。”秦淮茹还假意推辞着。
    “你看你,就一点棒子面……”何大强。
    秦淮茹:能松开我的手吗?
    易中海脸色有点难看。
    “别和叔客气,你婆婆不小心撞了墙,你不仅要照顾她,外人还误会了,也是委屈你了……”何大强边抓着秦淮茹的手,边拍着秦淮茹的肩膀。
    何大强这安慰着,秦淮茹心里就有些暖暖的。
    “淮茹,一点误会没什么,清者自清。”易中海也走了过来对秦淮茹说。
    边说着,易中海边把棒子面递给秦淮茹。
    “谢谢一大爷。”秦淮茹当然不会嫌棒子面多。
    收下了两袋棒子面,秦淮茹心中也挺高兴的。
    有了几斤棒子面,贾家的日子就好过一些了。
    送完棒子面,易中海回家了,而何大强没急着走,还拉着秦淮茹聊了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