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章 采购员

    “这个,大强啊!你可别误会,我也不是想瞒着柱子,就是吧!柱子带着他妹妹去保城,却在那白寡妇家门外冻了一夜,有怨气啊!”
    “要是柱子知道是他爸寄的钱,估计会不要。”
    “所以,我就琢磨先瞒着,等柱子和雨水都长大了,找个机会再说开。”
    “你是不知道,柱子那人……”
    ……
    易中海连忙就和何大强解释了起来。
    听着易中海的解释,何大强心中直呼好家伙。
    按照易中海这么一说,他是良苦用心啊!
    要不是看过原剧,知道易中海的虚伪,何大强差点就信了他的鬼话。
    边和何大强解释,易中海边思索。
    何大清寄钱的事,这偌大的四合院也就易中海知道,连后院那聋老太太都不知。
    而何大强却知道,这说明了什么?
    肯定是何大强去过保城。
    “何大清还和这何大强说了些什么?”易中海暗暗嘀咕着。
    不过,这何大强没什么心机的样子,直接就问他了。
    这么一想,易中海神色就轻松了不少。
    其实,何大强之所以没把何大清寄钱的事告诉傻柱,说到底还是为了钱。
    目前,何大强兜里比脸都干净。
    尽管明儿个就能去轧钢厂当采购员了,但刚上班也不会工资太高。
    而何大清可是寄了不少钱给傻柱,一个月10元,一块都超过100元。
    至于何大清具体寄了多久,何大强不知道,但易中海肯定是心知肚明。
    现在把话和易中海说开,目的就是让易中海把钱拿出来。
    “原来如此,还是老易你考虑周到。”何大强听完易中海的解释,点着头说。
    这时,易中海也彻底放了心。
    “我哥寄的钱,你就先给我,听说雨水快结婚了,到时我给她备上一份丰厚嫁妆,以后柱子找了对象,我也给他置办点家当。”何大强不紧不慢的对易中海说。
    易中海:……
    何大清寄的钱加起来可不少,易中海不想拿出来,但何大强都这么说了。
    若是易中海不拿出这笔钱,何大强保不齐就告诉傻柱了。
    甚至何大强大声一些,整个大院的人都会知道。
    至于易中海的一套解释,大家都会相信吗?
    再说,这事一旦曝光,易中海就能不拿出这笔钱?
    所以,对易中海来说,乖乖拿出这笔钱给何大强是最好的。
    其实,何大强不告诉傻柱还有个考虑。
    傻柱喜欢接济秦淮茹,要是有了一大笔钱,只会便宜了贾家。
    “等我一下。”易中海站起身来,走去里屋。
    没多久,易中海拿了一叠大团结给何大强。
    大团结是10元,这么一叠是400元。
    “老何一共寄了370块钱,这是400块。”易中海说道。
    虽是多了30元,但以前的370元和现在的能一样吗?
    毕竟是过了几年。
    并且,易中海隐瞒何大清寄钱就不对,所以,多拿点钱来凑个整也是应该的。
    何大强也没数,直接就把一叠大团结放兜里。
    ……
    当何大强走了,一大妈也从里屋出来。
    “怎么忽然拿钱给何大强?”一大妈还满脸不解。
    “何大清寄了370块钱给柱子,这事我瞒了下来,何大强说了,我也就拿了400块给他。”易中海淡淡说。
    一大妈也知道何大清有寄钱给傻柱,还知道她老伴瞒着,本以为就100块的样子,而易中海这些年对傻柱的照顾可不少,远不是100元能比。
    却没想到何大清前前后后寄了370元给傻柱。
    “何大强去过保城?”
    “他哥在保城,肯定去过。”
    ……
    把400元收入系统背包,何大强的心情也是极好。
    这笔钱都快顶上傻柱一年工资了。
    当然,说一下暴富还差很远。
    并且,这年代有钱也不好使,买什么都要票。
    买自行车要自行车票,买米买面要粮票,买玉米油也要油票,就是买个火柴盒都要票。
    但私底下倒卖各种票的也不少。
    对了,这年代已经有工业券了。
    工人的工资达到20元,每个月都可以领到1张工业券。
    像易中海每个月工资99元,应该每个月能领到4张工业券,但他八级钳工在厂里的地位,每个月领5张工业券也没人说什么。
    有工业券也就可以买太多东西了,什么毛巾,搪瓷面盆,暖水壶,收音机,糖果,香烟,白酒……
    “有时间去一下鸽子市,倒换一些工业券和粮票。”何大强心中也在寻思着。
    因为今天刚穿越过来,何大强还不知道四九城有多少鸽子市,更不知道哪个鸽子市离南锣鼓巷最近。
    晚上,洗了个脚,何大强就让傻柱弄地铺。
    “叔,你要打地铺?”傻柱有点惊讶。
    “想什么呢!我睡炕上,你打地铺。”何大强说。
    一听何大强这话,傻柱就不乐意了。
    不过,何大强是傻柱的长辈。
    最后,傻柱还是乖乖打地铺。
    ……
    一夜无话。
    这一觉何大强睡的不好,傻柱家的炕太硬。
    而打地铺的傻柱更没睡好。
    早饭当然是傻柱来做。
    当何雨水在家门口刷牙洗脸时,就看到她傻哥边打哈欠,边去厨房做早饭。
    早饭就几个窝头和一碗粥,再加上咸菜和萝卜干。
    窝头和粥都是粗粮。
    就是窝头,又酸又涩,还刺嗓子,何大强差点就吐了。
    粥也不好吃。
    不过,为了填饱肚子,何大强还是硬着头皮。
    解决了早饭,就看到许大茂推着自行车去上班。
    许大茂是轧钢厂的放映员,经常下乡放电影,因此,厂里也就给他配备了一辆自行车。
    这也是放映员的一个福利了。
    “大茂,上班啦!捎叔一程。”何大强自来熟的搭个顺风车。
    虽说这四合院距离轧钢厂不算远,但坐自行车总比走路好。
    许大茂虽然和傻柱是死对头,但并不敌视何大强。
    但许大茂也打心底轻视何大强就是了。
    毕竟苟系统给何大强安排的身份就是傻柱的乡下二叔。
    就算何大强在城里有了工作,户口也转城里,许大茂还是轻视。
    虽说心里轻视,但许大茂脸上却没表现出来。
    也不得不说,许大茂这人会来事。
    ……
    第三轧钢厂。
    人事科,何大强按流程办了入职手续。
    入职之后,何大强也就成了厂里的一个采购员,只是还没转正。
    走出人事科之后,何大强也就去后勤部门领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