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章 和易中海私下聊聊

    “叔,你好歹也给我留一块肉啊!”
    见何大强把几块红烧肉都吃了,傻柱苦着脸。
    这年头,不年不节的能吃块肉可不容易。
    好不容易才从厂里带了几块红烧肉回来,傻柱本想讨好秦淮茹的,却都被何大强吃了。
    “你一个厨子又不缺嘴,这小气吧啦的样。”抹了下嘴,何大强又喝了口酒。
    虽说红烧肉差了些,但这牛栏山却是一个地道。
    喝完半瓶牛栏山,何大强还意犹未尽。
    此时,对门的秦淮茹和贾张氏都脸色不太好。
    “这个何大强怎么就不噎死?”贾张氏暗骂着。
    “棒梗也好几天没吃肉了。”秦淮茹心中想。
    也就在这时,何雨水也下班回来了。
    而易中海,刘海中和阎埠贵等人也都下班回到大院。
    ……
    当看到何大强,何雨水也是愣住了。
    “爸?”何雨水没有喊出口,但却迟疑着。
    随着何雨水询问的目光看向傻柱,傻柱给何雨水介绍:“雨水,这是二叔。”
    “二叔?”何雨水很是惊讶,她从来都不知道有个二叔。
    要不是年龄对不上,何大强都可以说是何大清的孪生弟弟了。
    看着何大强,何雨水就想到了她那个不负责任的爸。
    早在何雨水上小学时,她爸跟着个姓白的寡妇跑了,去了保城,当时,何雨水就哭的稀里哗啦。
    傻柱带着何雨水去保城找何大清,结果却在白寡妇家门外等了一晚上。
    “一转眼,雨水都这么大了。”何大强笑了笑。
    “叔,你以前见过雨水?”傻柱有些不解。
    毕竟何雨水比傻柱小了不少岁。
    按理来说,要是何大强见过何雨水,傻柱不可能不知道。
    可傻柱却不知道还有个二叔。
    “这就说来话长了,你爹和我闹了些矛盾,也就多年没来往,本来关系缓和了些,可他又跑去保城了。”
    “我也是在四九城有了个工作,就来走动一下。”
    “对了,你爹其实也挂念你们。”
    何大强一本正经的说着。
    对于何大强说的,傻柱并没有全信。
    说何大清挂念傻柱和何雨水,傻柱就不相信。
    “我爸挂念我和傻哥?”何雨水不无委屈。
    且不说当年何雨水去保城都没看到何大清,这么多年,何大清没回来,也没一封信。
    因此,对何雨水来说,她爸和死了没区别了。
    何雨水谈了个对象,打算过年就结婚,也没通知在保城的何大清。
    “二叔是给某人脸上贴金呢!”傻柱撇了撇嘴,对何雨水说。
    无疑,傻柱口中的某人就是何大清。
    这时,好几个人来傻柱家,有易中海和刘海中,还有阎埠贵和许大茂。
    显然,都是好奇傻柱有个二叔。
    听说傻柱有个二叔,易中海等人还有所怀疑,但是看到何大强之后,也就没了怀疑。
    易中海道貌岸然,看似正直,小九九可不少。
    刘海中大腹便便,双手负后,干部的派头。
    阎埠贵戴着老花眼镜,有着精明市侩,也有些书生气。
    至于许大茂就更有特色了,长长的马脸,体格倒是高大。
    易中海是第三轧钢厂的八级钳工,刘海中也是第三轧钢厂的工人,却是七级锻工。
    许大茂是轧钢厂的放映员。
    阎埠贵则是小学老师。
    要说几人中工资最高的,无疑是易中海了,一个月99元。
    刘海中的工资是87.5元。
    许大茂的工资和傻柱差不多,最少的当属阎埠贵。
    目前这年代,小学老师的工资着实不高。
    估计阎埠贵的工资也就和秦淮茹差不多。
    在何大强的印象中,他一个长辈就说过,71年时,工资才19元。
    农村的教师甚至只有一天10个工分。
    可以确定的是,阎埠贵的工资绝对低于30元。
    虽说这年代大米每斤才0.13元,猪肉每斤也才0.64元,但阎埠贵却要养活一大家子。
    不过,工资也分为行政级别和工人级别,还分为几类地区。
    像四九城就是6类地区,沪城是8类地区。
    因此,不同地方的工资也存在差别。
    “以前怎么没听何大清说起过?”
    “何叔,你在四九城有工作了?”许大茂很是好奇。
    何大强应付着易中海等人。
    说就是和何大清闹矛盾,具体什么矛盾就不说了。
    至于工作,何大强只说明天去第三轧钢厂,具体什么职位就听从安排。
    接下来,易中海还热心的为何大强介绍大院众人。
    大院十几户,几十个人。
    前院倒座房就住着三家,其中阎家六口人,阎埠贵和他老伴,还有他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
    中院是傻柱家,贾家,易中海家,还有一家。
    后院聋老太太家,刘海中家,许大茂家……
    ……
    晚上,易中海邀请何大强来他家整点酒。
    一大妈弄了一碟油炸花生米,又弄了个炒鸡蛋。
    虽然在傻柱家喝了半瓶,但以何大强的酒量,半瓶牛栏山也就漱漱口。
    易中海拿出了一瓶珍藏的二曲。
    虽然就两个菜,但已经很不错了。
    就说花生米,城里户口每年的定量也没多少。
    至于炒鸡蛋,一般人也就逢年过节时吃一下。
    此外,一大妈还拿出一袋康复粉做了几个窝头蒸上。
    吃着花生米和鸡蛋,何大强又喝了半瓶。
    见一大妈去了里屋,何大强也就和易中海私下聊聊。
    “老易啊,有个事我想问问。”何大强低声。
    “你问。”易中海笑道。
    “就是我哥去保城之后寄钱给柱子,柱子好像不知道。”何大强沉声说。
    顿时,易中海的酒意一下子就没了。
    而易中海心中也有点慌。
    何大清去保城时,傻柱还没工作,何雨水上小学,于是,何大清也就每个月寄钱回来。
    不过,何大清寄的钱都到了易中海手里,而易中海却隐瞒着。
    甚至,易中海拿何大清寄的钱来接济傻柱和何雨水,傻柱和何雨水也就感激他。
    易中海没想到何大强会知道。
    要是何大强告诉傻柱,傻柱会怎么想?
    就算易中海糊弄过去,和傻柱也有了罅隙。
    易中海可是图傻柱以后给他养老的。
    “我哥寄钱给柱子和雨水,你瞒着?”何大强‘不敢相信’的盯着易中海。
    与此同时,易中海的老脸也有些不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