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章 初入四合院

    地点:【情满四合院】世界,四九城,南锣鼓巷的四合院外
    时间:1965年
    上个月就开始降温了,寒风刮过弄堂。
    紧了紧身上的破棉衣,何大强叹了口气。
    回不去了啊!
    身为一个年近四十的富一代,何大强的日子也是潇洒,名下有两家上市公司,在沪城和鹏城各有两套别墅,妻子贤惠,儿女孝顺,还有几个年轻漂亮的秘书。
    然而,睡个觉就穿越了。
    穿个越其实也没啥,可穿越到【情满四合院】是几个意思?
    对于这部年代剧,何大强是看过的,至于感受,反正他的低血压是好了。
    一穿越过来,何大强也就发现身上多了个系统。
    只要脑海中一想,系统界面也就出现了。
    人生赢家系统。
    【抵制不良系统,拒绝盗版系统,
    注意自我保护,谨防受骗上当,
    适度系统益脑,沉迷系统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宿主:何大强
    年龄:38岁
    系统背包:10立方米
    系统商城:未开启
    初来乍到,系统贴心的给何大强安排了个身份。
    何大强,三代雇农,何大清的弟弟,也就是傻柱的二叔。
    同时,何大强的兜里还有一封介绍信。
    拿着介绍信就可以去第三轧钢厂当个采购员。
    有了工作之后,何大强不仅成为一个光荣的工人,户口也能转城里。
    而介绍信是一个大领导开的。
    某个大领导去农村公干,遇到了危险,何大强及时救人,也就得了个介绍信。
    具体哪个大领导就不重要了,反正职位在第三轧钢厂的厂长之上。
    这会儿,轧钢厂也要下班了,何大强也就没去,打算明儿一早再去。
    由于身无分文,且没个住的地方,所以,何大强也就来找傻柱。
    既然系统给安排了身份,当然是要利用起来。
    关于金手指,系统商城还不太清楚,毕竟没开启,但从字面意思来看还是很好理解的。
    系统背包是个空间,还是很实用的,就是小了些。
    10立方米,也就是长5米,宽2米,高1米。
    只要是何大强能够举起的物品,体积比系统背包小,也就可以放到系统背包里。
    这座四合院是个三进的,分为前院,中院和后院,拢共住了十几户。
    何大强的便宜侄子傻柱就住在中院,有两间瓦房,一大一小。
    傻柱住大瓦房,他妹妹何雨水住小瓦房。
    对了,傻柱大名叫何雨柱。
    但在何大强看来,就没叫错的外号。
    既然成了傻柱的二叔,以后少不得管一管了。
    “你是?”前院一个大妈正在家门口扫地,看到了走进大院的何大强,不由就一愣。
    说来也是巧,何大强这张脸和何大清有八成像,也是面瘫+眼袋。
    只一眼,何大强就认出了这个大妈,她是阎埠贵的老伴。
    阎埠贵是这四合院的三大爷,这大妈也就是三大妈了。
    这三进四合院有三个管事大爷,平日里调解邻里纠纷,配合街道办的工作,前院是三大爷阎埠贵,中院是一大爷易中海,后院是二大爷刘海中。
    “老何?”三大妈显然是认错人了。
    这也难怪,毕竟何大强和何大清长的太像。
    “你好,我是何大清的弟弟何大强。”何大强打了声招呼。
    一听何大强这话,三大妈也不由愣了下。
    何大清还有个弟弟?她可没听过。
    不过,就何大强这张脸,肯定是何大清的亲弟弟没跑了。
    “你是来找何大清?”三大妈问。
    何大清早就跟着寡妇去保城了。
    当何大清丢下儿女跑路时,他女儿何雨水还在上小学,可何雨水去年就高中毕业了。
    估计三大妈认为何大强是农村人来走亲戚了,但多年没来往,亲兄弟也疏远了,何况何大清也不在这四合院了。
    “在城里有了个工作,还没住的地方,就来我哥家住几天。”
    又聊了几句,三大妈就热心的带何大强去傻柱家。
    “三大妈,这是……”
    “何大清?”
    “他怎么回来了?”
    ……
    院子里的几个人都诧异地看向何大强。
    中院,傻柱家对门是贾家,一个大妈坐在贾家门口纳鞋底,她就是贾张氏。
    贾张氏一双三角眼,脸上带着点尖酸刻薄。
    何大强知道这贾张氏不是个好东西。
    “何大清?”看到何大强,贾张氏也是意外。
    让贾张氏惊讶的何大清越活越年轻了。
    “老嫂子,这是何大清的弟弟何大强。”三大妈给介绍着。
    贾张氏也是惊讶于何大清还有个弟弟,她也是从未听过。
    但就何大强这脸,错不了。
    再看何大强身上的破棉衣和破棉裤,再加上一双草鞋,贾张氏眼中就多了一抹轻视。
    “农村的泥腿子。”贾张氏心中嘀咕。
    发现了贾张氏的轻视,何大强一脸面瘫,心中却是冷笑。
    这老虔婆还看不起农村人,这是病,要治一治。
    何雨水的屋子关着门,虽然没上锁,而傻柱的屋子就敞开着。
    一走进傻柱的屋子,就看出屋子里被翻过。
    估计是盗圣光顾了。
    盗圣就喜欢到傻柱屋子小偷小摸,用秦寡妇的话来说就是和傻柱亲,把傻柱当一家人了。
    何大强心里为傻柱不值,但人家傻柱自己乐在其中。
    “我穿越过来,心态需要调整。”何大强心中暗想。
    莫说何大强和傻柱没关系,就算真是傻柱的二叔,也不能管太宽。
    按理来说,贾家只要不惹到何大强,何大强也没必要针对贾家。
    当然,看心情吧!
    这时,秦寡妇也下班回家了。
    贾家。
    秦寡妇刚把饭盒放下,贾张氏就对她说:“傻柱的乡下二叔何大强来了,听说在城里有了个工作。”
    “傻柱还有个二叔?”秦淮茹也是诧异。
    秦淮茹知道傻柱的爹叫何大清。
    何大强,何大清,听起来是像一回事。
    不过,秦淮茹首先考虑的是何大强来四合院对贾家的利弊。
    一个寡妇拉扯着三个孩子,还个好吃懒做的婆婆,压力可是大。
    而秦淮茹只是第三轧钢厂的一级钳工,每个月工资才27.5元。
    傻柱是接济贾家最多的,因此,只要和傻柱有关的,秦淮茹都特别上心。